廣州搬遷公司文章見報后,常有老友“打油”來,南通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責任編輯:admin)

寫稿投稿是我退休生活的一部分 。每當稿件被報紙刊用后,心里自然很高興,但更讓我開心與感動的是,一些好友、老同事見到報上的文章后,給我發來的那些打油詩,讓我久看不厭,給退休生活增添了別樣的色彩。

今年 8月4日《江海晚報》晚晴周刊頭條用了我的一篇稿件,題目 問題為《晚年結緣,三“兔”同樂》,說的是我們新城社區3位同齡、生肖屬兔的老年人一同玩樂器,一同吹奏,共同為文峰街道所屬社區居民送快樂的事。文章見報的當天,我原單位的“一把手”顧培元給我發來了打油詩:“喜看《晚晴》頭一條,‘三兔’齊奏祖國好。老年伴侶有今朝, 上海市奉賢搬場公司,感謝黨的好領導。” 顧老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南通中學的高中生,有文化,文采好。他退休后,讀報是其每天的必修課。凡是我見報的那些拙文都逃不出他的眼睛。看到他的打油詩后,我從中受到了啟發,也逼自己 寫了四句:“天天讀報數領導,一篇拙文被您‘撈’。‘三兔’吹奏圖個樂,幸福生活節節高。”社區退休老黨員朱進平給我發來了打油詩:“晚報刊文三友樂,吹拉彈唱總關情。退休自知夕陽短,健康快樂獻社會。”新城社區黨委副書記楊佳也發來“油”:“文章見報‘三兔’火,新城社區花一朵。結伴吹奏圖的樂,桑榆之年添春色。”

一次,《江海晚報》刊登了我的《微信來“打油”,生活有情趣》一文,說的是我與老同事老凱經常“打油”逗趣的事。原單位老領導葛文泉讀了文章后,給我發來了打油詩:“春昇老凱打油忙,展示文筆功非凡 。請問是否油了嘴,退休快樂心開朗。”葛文泉老領導喜歡放風箏,還到國外加入 過風箏角逐,我便回“油”給他:“‘打油’僅是弄著玩,沒有您的風箏行。走出國門展風采,為國爭光美名揚。”

今年 2月15日,我的《第一次給父母打電話》一文在《江海晚報》夜明珠版面見報后,顧培元老領導又給我發來了短信:“人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父母報喜不報憂,兒行千里母擔憂。當今太平日月新,手機通話加視頻。天堂二老休擔憂,人間子女特開心。”看到這情意濃濃的短信,我感慨萬千,又湊了四句發給了他:“領導鼓勵暖心頭,句句話語心中收。如今您雖年古稀,才調 出眾仍然牛。”

這些年來,對我見報的文章,數顧培元老領導發來的“油”最多,前后我已收到10多首。我的《重回“芳華”》《軍號聲聲》等文章見報后,他先后給我發來了“《芳華》情深,又有創新。退休老翁,瀟灑年輕”“忽聽《軍號聲聲》響,恰如老友在身旁。中秋將至問個好,闔家歡樂又安康”等等打油詩。

我曾想過這樣的問題,一篇小小文章,為何會引來一首首“油”?通過思索,我有了以下答案。一是報媒的影響力。多年來,《江海晚報》“安身南通,面向全國,反映生活,處事 社會,指導生活”,成功吸引了大批忠實讀者,成為通城影響力及號召力較強的一份報紙。而我的這些老同事、老伴侶大都是花甲、古稀之人。退休前,他們都有看報的習慣,如今看報成了他們退休生活的一部分 。我的文章在晚報上登出后,他們自然能及時發現,并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二是行為的驅動力。人們心理的驅動力內容很多,喜怒哀樂各種情感都可能導致行為。報紙上登載了文章后,一些讀者從中找到了更為強大的行為驅動力,找到更深更廣闊的力量源泉。正如顧培元老領導所言,讀完報紙后寫點小東西,可以加深對文章的理解與認識,動動腦子可以預防老年癡呆癥,還豐富了自己 的退休生活, 搬家公司長途搬家公司,好處多多。三是文章的吸引力。倒不是我文章寫得多么好,關鍵是自己 用心寫了。因為我知道,一篇簡單易讀的文章,總要讓讀者讀過后知道自己 讀了什么,收獲了什么。

感謝老同事、老伴侶給我的“油”。這樣的友情,讓我的退休生活更加豐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