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運公司火焰藍一周年|云嶺之南的森林保衛 者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責任編輯:admin)

原題目 :火焰藍一周年|云嶺之南的森林保衛 者們

云南省——我國西南邊陲 的一顆明珠,素有“七彩云南”的美譽,那里有1560萬公頃的森林、162個自然掩護區、250多種珍稀動物、15000余種高等植物……這樣的珍貴財富更需要默默的保衛 。

近日,正值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組建一周年之際,澎湃新聞()前往云南多地,拜望 那群一直堅守初心,保衛 著云南綠水青山的“火焰藍”。

從巍巍烏蒙山到莽莽高黎貢,從濤濤金沙江畔到滾滾怒江兩岸,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承擔 著39.4萬平方公里的防區。最北的迪慶大隊駐守在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最南的版納大隊保衛 著北回歸線附近的熱帶雨林……指戰員們終年 與雪山為伴,與林海為伍,與口岸相望。

轉制為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一年來,他們脫下“橄欖綠”,披上“火焰藍”,職責更加多樣,迎接著由防火滅火轉向“全災種、大應急”的挑戰。

深山里的直升機

走進昆明市平和平靜 縣中的深山,遠遠即可 聽到山中回蕩的陣陣轟鳴,駐守昆明的應急打點 部森林消防局直升機支隊就在此處。這是森林消防系統唯一一支空中消防救援隊伍,原駐守我國東北大慶地區,后考慮西南地區森林山火頻發,森林消防調派部分 大慶地區人員前往昆明。

澎湃新聞記者走近看到,海拔2300米處,兩架直升機旋轉著螺旋槳待命,20名消防員分為兩隊身著裝備一字排開,隨著一聲令下,他們迅速登上直升機,進行機降、索滑降、懸停營救、吊桶水箱滅火等任務演練。

搬運公司火焰藍一周年|云嶺之南的森林守衛 者們

消防戰士 們等待上機訓練。澎湃新聞記者 戴越 攝

這支年輕的隊伍2018年10月才在昆明地區正式開訓,隊員平均年齡不到30歲。幾名消防戰士 告訴澎湃新聞,來到這里以后還沒有實際隨直升機介入 過滅火任務,但訓練包管 一絲不茍: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后進行5公里晨跑,隨后依照 部署 進行力量及能力等訓練科目, 搬家公司價格,下午還要進行理論知識學習。“任務少我們也高興,說明安然嘛,但我們時刻準備著。”

當澎湃新聞記者問及隊伍中誰最富經驗、手段最強時,戰士 們齊刷刷地指向了遠處的張英海:“看見他胸前的‘T’了嗎?那是特級飛行員!”

年近50歲的張英海是應急打點 部森林消防局直升機支隊副支隊長,更是一名有著25年駕齡的特級飛行員。2016年,張英海從大慶來到昆明,“當時這邊只有一條跑道,另外啥都沒有”,張英海說,他親歷了直升機支隊在昆明地區由一片空白到成長壯大。如今,這里已建成10個直升機庫、萬余平米的專業用房及辦公生活用房,列裝直8A型直升機4架,此外人員也得到補充 ,當前下設機關和飛行大隊、機務中隊、警備保障中隊,共有指戰員102名,其中消防員69名。

搬運公司火焰藍一周年|云嶺之南的森林守衛 者們

特級飛行員張英海。澎湃新聞記者 戴越 攝

“我1994年開始駕駛直升機,2010年加入直升機支隊,連著很多年都是在東北林區度過。”但張英海坦言,即使自己 經驗豐富,但“老師傅也遇新問題”。

他向澎湃新聞介紹,在云南地區駕駛直升機對他來說也有新的挑戰。高原地區的直升機駕駛需要更高的飛行技藝。

好比,在云南地區高海拔的狀態下,直升機性能會受到影響,“想包管 直升機可取最多的水,達到最好的滅火效果,直升機往往要處在最大連續功率狀態”,而“最大連續功率”與“最大應急功率”狀態十分接近,后者若持續跨越 2.5秒就將對直升機發動機造成損傷,“最大連續功率到最大應急功率,有時候便是 駕駛員手一碰的事,所以駕駛員既要注意火場情況,又要注意機體情況,對駕駛員操作要求極高”。

此外,云南地區高山勢陡,對直升機灑水滅火的操作要求也更高。針對不同 地域,直升機灑水作業分為吊桶灑水滅火和機腹式水箱灑水滅火。好比在消防員難以通過機降到達火場內部時,直升機需要在火頭階段以吊桶灑水的方式對火勢進行控制,在滅火的同時降低火場溫度,以便于地面軍隊 進行撲火作業,防止出現“爆燃”現象。

水桶高度控制也很講究,“水桶控制在離地面20米左右 比較 合適,太低容易掛到樹木,太高則水會霧化,這需要控制得很精細。”云南地區山勢陡峭,駕駛員除了靠專業設備判斷高度,更多時候需要自己 調整。

張英海告訴澎湃新聞,隨著一段時間的訓練,他和其他飛行員已經逐步適應云南地區的飛行環境和山火態勢特征。據介紹,今年 年初以來,昆明地區直升機支隊共出動5次,執行了多次滅火任務,歷經10個飛行日,空中作業時間累計跨越 80小時、333架次,灑水831噸,初步具備2個機組全時遂行應急救援任務的手段。談及未來,張英海介紹,支隊目前負責云南、貴州、四川、西藏、新疆等五省份的滅火救援任務,隨著裝備和人員的補充 ,未來將覆蓋更大范圍。

雪山保衛 者

玉龍雪山是云南麗江最負盛名的景點之一,從2012年起,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玉龍大隊駐防玉龍雪山,駐防8年來,玉龍雪山景區內沒有發生過一起火情及火災。

“您好!我們是麗江市森林消防支隊玉龍大隊,為了景區和您的安閑 ,進入景區請上交火機、火柴等火種,謝謝配合!”玉龍大隊大隊長史俊濤告訴澎湃新聞, 天津河北區搬家公司,景區入口是他們放置 的第一道防火關卡,“每天都會有戰士 在入口處進行防火執勤、防火宣傳和攜裝巡護,依法依規收繳過往車輛火源、火種,發放森林防火宣傳單,全年風雨無阻”。

搬運公司火焰藍一周年|云嶺之南的森林守衛 者們

麗江大隊的隊員們準備開展當天的巡護上班。澎湃新聞記者 戴越 攝

進入景區內,依然可以看到戰士 們的身影,他們會分組在景區內巡查,禮貌地對有吸煙等行為的游客的進行勸阻,進行防火宣傳,在靠近水源的地方,戰士 們還會提醒游客注意安閑 。史俊濤向澎湃新聞介紹,除了定期 的巡查和任務出勤,每年的12月至次年6月為防火期,在此期間,玉龍大隊的一、二中隊會輪換在山中駐守。

“別看白日 這里熱熱鬧鬧,等晚上游客散去,整個雪山就我們這幾十個人。”玉龍大隊一中隊中隊長丁理向澎湃新聞分享了他多年駐守玉龍雪山的經歷。他說,最幸福的時刻便是 每年家人來山里陪他一起過年。

丁理每年的春節都是在玉龍雪山中度過。“我和家人過團圓年的同時,也能時刻準備著戰斗。”他坦言,春節假期是風險最大的時候,期間每天景區游客可達4萬人,戰士 們的任務也就更重,“我們每天都要帶著各種消防裝備,人均負重30斤,在險峻崎嶇的山路上徒步巡邏,一圈走完差不久不多5公里。”

玉龍雪山景區的種種都烙印在丁理的腦海中,“我們巡邏會到一些游客到不了的地方,很美很美,這也算收獲。”丁理笑著告訴澎湃新聞,他最大的滿足,便是 駐守8年多來景區內從未發生過一起火情火災。

已入伍16年的老指戰員、玉龍大隊一中隊四班班長吳洪偉告訴澎湃新聞,自己 18歲時從家鄉來到麗江,16年時間,對雪山的一草一木很親切,仿佛這里已成了他的家鄉。“每年六、七月格桑花開時這里美極了,我不想看到這樣斑斕的東西被燒毀。”今年 年底,吳洪偉即將面臨退伍,他對這片雪山滿是留戀,作為一名老班長,他更欣慰于隊伍的成長。

吳洪偉說,隊伍中很多年輕的指戰員來自于平原地區,來到海拔近3000米雪山起初都還很不適應,“一開始負重20、30公斤裝備的5公里跑步拉練,有的人都會因為高原反應體力不支昏過去”,而現在,一個個都已成為出色的雪山保衛 者。

搬運公司火焰藍一周年|云嶺之南的森林守衛 者們

戰士 提醒游客拍照時注意安閑 。澎湃新聞記者 戴越 攝

據不完全統計,到現今為止,玉龍大隊共出動巡查1080 次,檢查2877萬余人,發放防火宣傳單1698 萬余張,收繳火種512萬多個,熄滅游客煙頭510000余個……

談起轉制,丁理告訴澎湃新聞,起初戰士 們心理都有失落感,“剛剛換上‘火焰藍’的時候,走出去老庶民 都不認識我們,有當我們是保安的,有當我們是電工的”,但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們了解了“火焰藍”,且認可了“火焰藍”。

丁理說,隨著職責的增多,戰士 們也學會了許多此前從未接觸過的技能,除了要掌握防火滅火,還要學習山岳救援和醫療救護等更多內容,大家都覺得自身更加職業化,“我們的使命不會變,第一時間出現在庶民 需要我們的地方,保大家平安然安。”